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服务热线:4008-976-110
南通乐百家官方首页服务有限公司
联系人:庄桂斌
手机:13962961850
网址:http://www.ntxtba.com/
南通综合体大跃进疯狂之后弊端初现:谁会是第一个倒下的综合体?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10-27 阅读:653

    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随着整体大环境的急转直下,南通实体经济开始走下坡路,船舶家纺这样的支柱行业平常老百姓可能接触少感受不深,但是零售百货行业的凋敝是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的:2013年南通老时代超市关门是个开端;2014年上半年曾火爆一时的新一佳关门;2014年8月,南通家乐福苦撑八年最终关门;20155月,农工商超市也步上同样道路,钟秀路的乐购超市没能熬过年关……其余小型的零售连锁超市的关停就更加频繁。

    与这股令人不安的超市“关门潮”截然相反的是,南通似乎并不想向电商以及经济大环境妥协。一面继续引进乐天玛特、欧尚、麦德龙等零售品牌入驻,填补关停超市的空白,一方面开始转向全面铺开商业综合体的开发。相比传统零售门店,综合体的最大优势在于它是“多面手”,它在原有购物的基础上增加了吃喝玩乐等配套服务,以及办公和住宅功能。可以讲,它是后零售时代的一种自我改良的产物,以期延缓自身衰败的命运,甚至吹响反攻的冲锋号。

    这样的预期建立两大要素之上,首先是经济形势能在短期内迅速转暖,其次是电商发展后劲不足。但是直到临近2016年底,这两条预期都没能如愿,经济的大环境仍然动荡不容乐观,电商更是毫无颓势一路高歌猛进。现在看来商业综合体已经是一个绝望的尝试和无谓的挣扎,但在当时,南通已经彻底沉醉在“综合体大跃进”的狂热之中,连珠炮般的规划和建设了十多个综合体,根本停不下来。

    南通这些商业综合体中有较早的鸿鸣摩尔,星湖101,文峰城市广场,五洲国际广场,中南城,涌鑫八达通广场;稍晚的有世茂广场,圆融广场,中南百货,星光耀广场,苏宁生活广场,国城生活广场,万达广场,邦豪时尚广场;以及尚未正式运营的华润万象城,深国投印象城,永旺梦乐城等等。每个综合体都犹如海军的战列舰一般耀眼而庞大,从招投标到破土动工再到开业吸引万千关注,开业之初往往也能做到人头攒动,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却和淘汰,还能继续保持高人气的已是凤毛麟角。来得快,去得也快。

    为什么南通的综合体会陷入到这样一个怪圈中,我想这与综合体本身的特点有一定关系。综合体“多面手”的特性决定了,它必须拥有一块较大的地盘,必须拥有较多商户的入驻,以满足吃喝玩乐一体化的要求,这导致了开发一个综合体的先期投入巨大,也为日后的败亡埋下了伏笔。
 

但根源还是过度重视功利性所致。

  南通地方不算大,人口不算多,商业承载能力非常有限,或许在未来规划中能有较大发展,但不能保证每个综合体都能熬过严冬。抛开全局经济形势和电商围剿,如此密集的商业综合体规划等于是人为造就了“三个和尚没水吃”的窘境,加剧了各综合体之间的恶性竞争,与当年大跃进搞水稻密植如出一辙,结果是怎样呢?

    上述提到的已经正式运营的综合体,绝大多数都位于南通老城区。但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反倒是新城区的中南系凭借其品牌效应和配套服务处于垄断地位,其他市区综合体基本火不过半年,曾经的三大巨头圆融、万达、文二,如今不能说门庭冷落,但已不复当初刚开业时的盛况。这些还是有些底子状况较好的,有些甚至连商户都还没进驻满,三个月下来已显败相,譬如邦豪。而鸿鸣摩尔、五洲国际这类原本就人气不旺又开了一段时间的综合体日子就更加难过,商户入不敷出免租福利期一过只好撤出,所以艾克斯健身会所跑路并不令人意外,大批商户撤离应该也只是时间问题。

    大部分综合体无论是品牌引进还是配套服务,都存在着自身的不足,走向衰落是必然现象。但谁又能强求一群朝不保夕的人还能淡定提供优质服务呢?我们难道不应该探讨一下,明知道市场有限早已过饱和,为何还一根筋、一窝蜂地上马大型综合体?

    答案显而易见,是扭曲的政绩观导致了南通这一幕幕综合体惨案。地方招商要出成绩,而且要出大成绩,这沿袭自张国华从昆山带来的招商理念:只求数量不谈质量,只顾招商引资不管后续服务,通俗点形容就是管杀不管埋。而新官上任的市领导不过是强化了这个政绩观,向下级的区政府和街道摊派招商指标。可以预见,短期内这股综合体大跃进之风不仅不会收敛,反而会愈演愈烈。

 张国华式的招商理念错了吗?客观地讲,没有错,但那建立在苏州这样热钱涌入较多并且市场体量巨大的基础之上,经过市场充分筛选出来的都是精品。而在苏北南通这样的小城市没有足够的热钱也没有足够市场承载这样的商业模式,强行招商的结果只能是遍地开花,然后大家一起完蛋,对实体经济又是一轮重创。

    摆在南通面前的是一个两难抉择:一方面城市发展已然陷入瓶颈,困境之中市领导显然比市民更加急切寻求突破,可是房地产经济已经过早透支难以为继,假如再不把手头的空地变现用作商业开发很可能就此烂在手里;另一方面,南通近期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光是地铁一期就要投入近400亿,全省最长的啬园路隧道又要吃掉近30个亿,还有一堆民生工程,俗话说远水解不了近渴,依靠稳扎稳打注定不够堵上这几个大洞,所以需要一场豪赌,需要兵行险招,需要剑走偏锋。

    在这样的险恶局势下,超市大卖场的关门潮迟早会在综合体身上重演,悲惨命运几乎不可避免。唯一的悬念仅在于,谁会是第一个倒下的综合体,谁能在这场残酷的资本游戏中幸存到最后,经过这轮大淘汰南通经济又将如何走向何方。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